• 如我們從頭來過

    分类: | 2009-05-05

    如我們從頭來過 2007-1-20 2:51:00
      
       “「不如我們從頭來過」,這不知是多少夫妻、情人乃至於朋友都很想說也說過的話。然而,要把一切過去抹掉,從頭再來,又談何容易呢﹖所以事後回頭,就會現發這句話說了往往也就等於白說。
      
       若要真的從頭再來,方法只有一種,那就是把自己徹底變成另一個人。不是變化你的生活習慣,比方說戒煙或者戒酒﹔也不是改變容貌聲線﹔而是將你曾經交給對方的那一部分,把你曾經送到對方手中的那一半生命割除。這樣子,你就殘缺不全了。日後會不會痊愈長肉﹖不知道。將來是否反而更加完整健康﹖不知道。但至少你成了新人。
      
       只是如此一來,你們的關係也就不再一樣了,變得像是兩個陌生人的全新遭遇。所以「我們從頭來過」是可能的,只要這裏的「我們」已經不是「我們」。”
      
       “人可能在一夜之間如蝴蝶飛蛾,完全變態羽化再生嗎﹖我們可以手起刀落,痛快地斬除那曾經付出的血脈,好再和舊人從頭來過嗎﹖只要回到基本,就知道這個問題的起點本身就是不可能的。
      
        當一對伴侶彼此許諾﹕「讓我們從頭來過」,而又不欲重蹈覆轍,他們只能變化自己如新人誕生,使得「我們」成為陌生的「他們」。但是,既然他們已經成為不可測的他者,又何必從頭再來呢﹖也就是說「讓我們從頭來過」這句話取消了自己的前提。既不可能再有已成過去的「我們」,又何來重頭開始的需要?所以這是一句剛剛出口就立刻成空的話。
      
       故此我們也就用不著探討人能不能迅速改造自己這個課題了。只不過,往事附著於所有物質之上,歷歷在目。手機上的短訊可刪,他留下來的字紙可棄﹔你不再抽他抽過的煙,不再用他嘴唇接觸過的酒杯﹔但是他睡過的床怎麼辦﹖摸過的書又何堪再翻﹖他撫摸過你的身體,呼喚過你的名字……這所有,又該如何割捨﹖天涯共此時,你們甚至還處在同一個時空向度之內,呼吸同一片空氣﹖ ”
      
       “每一段感情的發生與結束,其實都是場記憶的戰爭。受過傷害的,必將在新一輪關係的最初就遲疑畏懼,甚或倉惶退縮,因為他記得那麼清楚。他害怕的,不是眼前的人,而是過去的人。他不只是在和新認識的朋友交往,他同時還在和自己的記憶協商、談判與作戰。對方可不知道,這樣的關係是何等艱難,因為與他角力的是一些過去的陌生人。
      
        至於將要結束的關係,就更不用說了。我們都盼望眼前的河流就是忘川,它永遠都不會是同一條河﹔而踏進去的人在出來的那刻,也就不再是同一個人了。”

    TEXT BY 文道

     

     

    Tag:转转转
  • ON MY WAY HOME

    分类: | 2009-05-02

    刚刚带小芸猪猪去做绝育手术,一穿过芦荻街她的红鞋子就马上脱底,穿了三天都不够,真够流。

    妈妈在电话旁不停闹闹闹,叫我干脆就把小芸送人算了,做什么绝育。说养狗条例规定每家每户只能够养一只,小芸又够麻烦,又调皮。妈妈好像越来越讨厌小芸,而我却越来越爱小芸,真惨。

    医院又继续发挥厄钱本色,要我连续三天过去吊营养针,一针80。顶,上次打疫苗人人都说我被骗,居然打了三次,用了将近四百。人家的狗都打一针的,医院硬要说安全安全。我家熊熊一直而来都是由我家帮他打疫苗,打伊维菌素的。所以我决定吊一次就算,懒得行。

    在回家的路上,我发现四中对面开了一间叫“JACKY POTATO”的小吃店,简直被围得人山人海,此店专门提供薯仔和配料让你DIY自己的薯饼。我见那些人弄出来的薯PIE都好靓,好可爱,好似好好玩甘~!!

    Tag:
  • 两个就够晒数

    分类: | 2009-05-02

    虽然我还很想养多只史纳莎,又希望有只古牧

    但两个真的够晒数,家里地方不大,无从再容多一只

    人力资源有限更是主要原因

    我早上起来,由十点开始就为两个小朋友服务,扫地,冲凉,吹干,拖地,搞到现在才能够成口饭

    成完饭又要立马帮他们梳毛然后带他们出外晒太阳,走动走动

    每个星期都如此,够累人的

    Tag: